金鐘獎最佳戲劇導演蔡岳勳》逼真,逼出台灣最昂貴戲劇

2001年以《流星花園》開啟台灣偶像劇風潮的蔡岳勳,4月中即將上映新作《痞子英雄》,不但一集耗資400萬元創下紀錄,還前往日本見習,並請來國際爆破團隊,試圖以最高水準的戲劇,搶攻整個亞洲市場。

去年10月中,在日本富士電視台棚內,當上百位劇組人員正專心拍攝日劇《伽利略》時,旁邊卻多了位皮膚黝黑、眼神閃亮的台灣「見習生」。

很難想像,這位勤做筆記、把握每個學習機會,就像個剛出社會的新人,居然是已經在台灣拿下兩座金鐘獎最佳戲劇導演的蔡岳勳。

今年41歲的蔡岳勳在日本也算小有名氣。不論是他執導的台灣版《流星花園》或《白色巨塔》都在日本造成話題,其中《白色巨塔》更是台灣第一部在日本NHK播放的偶像劇。

因此當他去年在富士電視台見習一個多禮拜,巧遇日版《白色巨塔》導演西谷弘時,西谷弘甚至還認出他來。兩位《白色巨塔》導演合影留念,成為有趣的歷史畫面。

自從2001年拍完知名偶像劇《流星花園》後,蔡岳勳開創了台灣偶像劇風潮。《流星花園》不僅反攻日本,甚至也紅遍東南亞,例如在菲律賓就創下平均收視率42.9%的驚人紀錄。而《白色巨塔》光是在海外版權,就有破億的進帳,共有日本、泰國等八個國家爭相播出。

找出路 學日劇風靡亞洲竅門

已在台灣名利均雙收的蔡岳勳,過去多年來卻積極爭取到日本電視台實習的機會。但礙於身分特殊,曾數度被拒絕,去年年底的成行,還是透過特殊管道,才終於一償宿願。

到底執意要去日本電視台見習的動機是什麼呢?

「要學日劇風靡亞洲的竅門;因為進軍亞洲市場,是台劇未來唯一的出路!」談起台灣戲劇發展似乎已經進入死胡同,一向以溫和、冷靜著稱的蔡岳勳,顯得有些急迫。

同樣是努力將台灣戲劇外銷,推出《命中注定我愛你》等多部偶像劇的三立電視台戲劇總監陳玉珊,形容蔡岳勳的作品:「細膩、完整度高,他的作品讓不是在台灣生長的人,也能看得懂!」

積極要將台灣戲劇銷售海外,蔡岳勳、陳玉珊都共同看到台灣內需市場太小的問題。

「我當演員時,電視一集成本還有180萬,如果演瓊瑤阿姨的戲,一集甚至有200萬,但現在卻如溜滑梯,逐漸變成140、120,到現在甚至是號稱1分鐘1萬,」進入演藝圈20多年,從演員轉型為導演,蔡岳勳很清楚,台灣市場內需有限,有線台開播後更是僧多粥少,各電視台眼光若依舊只在台灣內,勢必愈做愈小、愈做愈弱。

蔡岳勳所言其實非虛。在今年2、3月,無線老三台所播出的八點檔連續劇,竟然均是多年前播過的日、韓劇「過期」品,例如中視推出的日劇《請問芳名》,早在1994年就曾播出過。

「台灣不是拍不出好戲,電視台的經營者也不是一味崇洋媚外,只是我們的經營模式,必須改變,」蔡岳勳深信,大膽擁抱亞洲市場,才能讓台灣不至於淪為地方性電視台。

攻亞洲 大借貸資金拍貴戲

要擁抱亞洲市場,蔡岳勳其實要吃許多苦頭。日前他就挑戰開拍一集400萬元的《痞子英雄》。

在痞子英雄的台北拍片現場中,男主角之一、F4的周渝民就跟《遠見》記者開玩笑地形容,「你不要以為導演是皮膚黑,他是拍片都沒睡覺、熬夜後的那種黑!」蔡岳勳這次拍片,大家看在眼裡,都害怕他幾乎是要把他自己操到爆肝。

周渝民也還爆出蔡岳勳拍片時最誇張的一件事:「有一回在拍片時,蔡導在喊完5、4、3、2後,整個人就昏倒被抬出去,不知情的我們還繼續拍,後來是攝影師喊的卡!」

蔡岳勳的壓力隨著新戲即將在4月中推出,也來到最高點。

《痞子英雄》,堪稱是他拍戲以來,操作財務槓桿最具風險的一次。原本20集的影集,一集預算約在300萬上下,然而最後卻大幅破錶,?升到一集400萬,也創下台灣最昂貴的戲劇製作紀錄。

事實上,《痞子英雄》中間落差約2000多萬的資金缺口,便是由蔡岳勳自己背債借貸,先扛了起來。

「現在不是太平盛世,而是開疆闢土、打亞洲的最後機會!」蔡岳勳強調。

超水準 電影水準拍電視劇

其實,目前台灣品質較佳的偶像劇,一集成本大約介於120萬到150萬,而蔡岳勳在三年前的作品《白色巨塔》,就已經突破至280萬,到了《痞子英雄》的400萬,這幾乎是用三部偶像劇的資源,濃縮於這檔新戲中。這一切都是希望這一部警匪動作片,能將台灣戲劇往國際水準接軌。

例如為了拍出扣人心弦的槍戰駁火,蔡岳勳特地找來香港頗享盛名的槍械道具公司「寶力」做火力支援。寶力代表作有《英雄本色》《無間道》系列。此外也找來好萊塢的爆破團隊、武術指導團隊進駐台灣。

「除了拍片費用外,還要負擔他們十多人的機票、食宿,這是很嚇人的數字,但是不找他們不行,太久沒拍動作片的台灣,槍械、爆破特效都已經不行了,」當蔡岳勳在邀約海外特效團隊時,對方的反應也幾乎都是「台灣?哇,我們已經好久沒去了……」

擔任《痞子英雄》製作人、同時也是蔡岳勳的妻子虞小卉則形容,「聽槍聲聽到後來,我感覺每聽一聲槍響,就好像是聽到收銀機在『噹』一聲、結帳時的聲音!」她苦笑,因為每顆手槍子彈,要價1.5美元,步槍子彈則幾乎3塊美元。

有了國際團隊奧援,蔡岳勳也設計出許多大場面,例如要演員跳上捷運車頂拍攝驚險畫面、或是出動一隊裝配齊全的特種部隊、或是炸掉一棟漢堡店等。規模之大,也曾讓某大牌演員經紀人,不禁質問蔡岳勳:「導演,你這是拍電影還是拍電視?這真的能拍完嗎?」

用細膩 讓觀眾不斷注意

除了場面浩大,許多細膩處的表現,更是蔡岳勳的拿手好戲。

蔡岳勳對場景、道具,甚至是天氣的要求,在電視圈中是出了名的「難搞」。

例如在拍攝《流星花園》時,劇組人員為了找尋劇中主角、道明寺居住的豪宅,四處奔波找場景,但連借來的近千坪別墅,都不能讓蔡岳勳點頭,最後只好用數棟不同的豪宅,各取一景,構成超壯觀的「虛擬」豪宅。

《流星花園》的製作人柴智屏也坦承,當時有許多劇組人員來跟她告狀,說這個新銳導演很難搞,甚至不惜要離職。「但蔡岳勳說服我了,他說場景如果對了,演員光是站在那裡,甚至不用說話,觀眾自己就會相信,他就是貴公子、道明寺!」

而蔡岳勳對自己要求也很嚴苛,甚至《流星花園》要提報金鐘獎時,他曾一度拒絕,只因還有太多可改進的地方。

然而當談起新戲《痞子英雄》時,正在剪片期的蔡岳勳卻驚訝發現,這一次拍片的細膩度,連他自己都嚇到了。

他以拍攝一場臥底警察要退休、要跟長官拿相關文件為例,當演員打開文件袋時,裡面包含了機票、護照、退伍令、支票等,一樣不少,很真實。

「這個畫面,大約只有三、四秒而已,為什麼要準備這麼多東西?因為在劇情裡,一個臥底警察要退休了,他賣命了幾十年,難道你能用一張紙就打發他嗎?他拿到了保命文件,他難道不會急著打開看嗎?」

「觀眾若看到任何一絲不真實,他就很容易從電視機裡的情境,退回到現實的沙發上,」這是蔡岳勳最害怕的事情。

也因此,蔡岳勳在新戲中,雖然借到了高雄捷運站拍片,但為了讓畫面逼真,他不惜找來400位臨時演員。「我可以不要找臨時演員,但若是一般的民眾入境,他們的眼神一定會盯著演員看,那就不自然了!」

蔡岳勳的哲學是,一個細膩處觀眾看不到、兩個看不到,但是若有100個細膩處,整個畫面就會是細緻、緊密的,這時觀眾絕對不可能看不出來。

細膩度,事實上也成為蔡岳勳挑戰亞洲市場的利器。

雖然有了大場面的製作,但是讓蔡岳勳擔心的是,台灣的警察文化,能否為各國所接受?畢竟日本的警視廳、或香港的「阿Sir」,才是亞洲觀眾比較熟悉的題材。

再堅持 現在只是美好的起點

顧忌到文化差異,蔡岳勳甚至設計新的警政系統,包含警徽、警車、警察局,甚至細微到警察局內的電腦螢幕保護程式、或是公文表格,全都是劇組人員重新建構。「在我們建構的警政系統中,美學很重要,美學才是亞洲或全世界都能共通的語言,」蔡岳勳說。

蔡岳勳對戲劇的堅持,有時已經到了連枕邊人都只能支持、但不能瞭解的地步。

特別是,外人看來一帆風順的蔡岳勳,其實曾在30歲前,投資健康食品事業失敗,不僅積蓄歸零,還欠下數百萬元的債務,一度有輕生念頭。最後才在家人支持、母親甚至拿著金飾陪他去銀樓變賣,一邊接戲一邊還債,終於度過這個人生關卡。

「當時很慘啊,所有人看到我,跟看到鬼差不多!溜的溜、跑的跑,大家都害怕我跟他們借錢,」蔡岳勳微微苦笑回憶。

「我常常問他,拍戲有必要拍到這麼細嗎?或問他為何要冒風險去挑戰亞洲市場?」虞小卉也搞不懂明明可以輕鬆賺一集30萬~40萬的導演費,卻為何還要借貸2000多萬去拍戲?

「當F4因《流星花園》爆紅時,很多人問我,他們會不會只是流星一閃?」蔡岳勳說,「如果他們把目前的成就當成是事業的顛峰,而不是一個美好的起點,他們就不會長久。」對他而言,《流星花園》《白色巨塔》只是起點,他的下一個挑戰就是更大的亞洲市場。

「日本人在搭場景前,甚至會蓋一個模型,先討論燈光、道具、收音要如何進行,這是多麼細膩?而中國大陸對於古裝戲的製作,甚至打造出一個影城,讓他們從戰國一路拍到清朝,這又是多大的投資?」一談起台灣可以改進的地方,蔡岳勳滔滔不絕。

拍攝《痞子英雄》,不少劇組人員也笑著說,這個戲名,彷彿也就是蔡岳勳本人。

因為蔡岳勳初入行時,是以反派角色起家,皮膚黝黑又偏愛黑色系衣服,再加上一頭往後梳的中長髮,讓他看起來就像有點氣質的痞子。但屢次苦心將台灣戲劇推向世界水準,蔡岳勳的確也是電視圈中少見的英雄。

【本文摘自《遠見雜誌》4月號;訂閱遠見雜誌知識庫;訂閱遠見雜誌電子版;訂閱遠見雜誌紙本雜誌】
遠見 【撰文/陳建豪】2009/04/28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41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